美國學前教育觀察:美國式的眾志成城

美國學前教育重點-美國式的眾志成城

影片裡五個小孩, 圍著一個粗大黑色水管你一句我一句. 秋天的陽光灑落在他們臉上, 伴隨著周邊片片掉落的楓葉, 形成一幅奇特的畫作. 這是小周五歲時, 老師分享學校生活的一段影片. 

學校後面有個小森林, 每天小朋友都會被放到森林裡玩. 但今天有點不一樣, 老師要求小朋友合力把一條超大的黑色水管搬上山坡頂端, 再搬下來. 水管太大, 一個小孩是搬不動的, ㄧ定要合力搬運才行. 問題來了, 誰要搬前面, 誰要抬後面? 有人不肯搬怎麼辦? 搬起來之後是要往左邊走還是往右邊?

我印象中的學校團體合作

在我記憶中的台灣學前教育與小學教育, 團隊合作通常在運動場上, 還有班上同學一起合演話劇這類活動. 現在想起來, 這些團隊合作不能真實反映職場上遇到的團隊合作. 例如大隊接力, 一定是班上最會跑的那幾個同學去參加. 打排球的時候, 誰是後衛, 誰是主攻, 通常都已經先安排好, 話劇演員更是老師指派. 我就讀的國小是當時少數幾個配有自然實驗室的小學. 那時候我非常喜歡到實驗室上課, 但是每次分組, 大家都自然而然推組上成績最好的同學為組長, 然後這位同學指派工作給其他組員, 一起把實驗完成. 簡單總結, 我在學校的團體合作, 都是在”被安排好”的狀況下. 我沒辦法選組員, 也沒辦法決定要做什麼, 更不需要有過多的”討論”. 所謂的合作, 就是大家接收已經安排好的指令, 一起往前走.

即使老師已經給我們自推組長的自由, 我們還是乖乖推一位功課好的同學當組長, 乖乖聽他發號施令. 整個團體合作是一個人領頭, 其他人跟著走的模式.

職場上的團體合作

在職場上遇到的團體合作, 通常是這樣的: 組員都不是自己選的, 有時候倒楣遇到不做事只出張嘴巴的組員, 跟老闆反應也沒用, 但專案做不完整組組員考績受影響. 有時遇到難以配合的組員, 只搶著曝光率高的部分做, 其他丟給別人做. 在軟體工程師的世界裡面, 連程式 “{“ 要放在哪裡都有人會意見不合, 更不要說五六個工程師合作一個專案, 有多少事情要討論妥協了.

當我看著老師放映的影片, 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因為這些小孩子七嘴八舌討論該怎麼把水管抬到山坡上, 簡直就是我每天在美國辦公室開會的縮影. 跟許多台灣人的經驗ㄧ樣, 在美國工作的前幾年, 我對美國人開會超級不耐煩, 因為經常討論了半天, 什麼事情都沒決定, 就好像影片中的五位小朋友ㄧ樣, 老師快轉了五分鐘後, 影片中的他們還在原地討論, 根本還沒開始搬水管!

討論合作方式與細節有什麼好處?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

如果有一個人負責發號施令, 然後全體跟著指令走, 這樣的眾志成城非常快速, 我稱為”亞洲版的眾志成城”, 執行的細節與方向, 全都落在發號施令的人身上. 如果這個人身經百戰很有經驗, 甚至需要完成的事情已經有前車之鑑可學習, 這可能是最快速達到目的地的方法. 但如果需要完成的事情, 沒有人做過呢?

在科技界裡, 解決沒有人解決過的問題, 是經常遇到的狀況. 如果可以像做研究ㄧ樣, 有一兩年的時間慢慢想, 可能壓力不會這麼大. 在科技界日新月異, 每間公司都要搶產品先進入市場的狀況下, 哪有一兩年給你慢慢想. 想要做的事情確定了, 馬上就要團隊一起想出要怎麼解決, 怎麼走到終點. 

這樣的情形, 沒辦法靠一兩個人告訴全部組員各自的執行細節. 因為這件事情沒人做過, 就算團隊內最有經驗的組員, 都不一定有最好的方案. 在創新的世界裡, 三個臭皮匠, 勝過一個諸葛亮. 整個團隊的前進, 靠的是每一個組員各自的想法與猜測, 最後整合起來的計畫. 

五個小小臭皮匠慢慢熬出的計畫

影片裡五位小朋友的七嘴八舌, 是這樣開始的:

小朋友1: 我想要搬前面.
小朋友2: 為什麼你要搬前面, 我也想搬前面.
小朋友3: 我可以不要搬嗎? 好重
小朋友1, 2, 4, 5 齊聲: 不可以!
小朋友3: 可以這真的很重.
小朋友2: 全部的人都要搬!(正義魔人)


然後在正義魔人一聲令下, 全部小朋友都抬起了水管…但是才抬了兩秒…


小朋友4: 我們要往左邊走還是右邊?
小朋友2: 我覺得要往右邊走.
小朋友1: 為什麼? 我覺得要往左邊, 那邊比較平.
小朋友2: 可是左邊要繞好遠.
小朋友3 放下水管: 好重喔~ 可不可以快一點?


小朋友 3 一放下, 其他人也紛紛放下水管. 從頭到尾小朋友 5 都站在旁邊, 沒有再表示意見.

然後影片快轉五分鐘…後面的對話就不寫出來了, 總之討論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 他們終於一起合力抬著水管上山坡了. 因為之前已經都講好誰要抬什麼地方, 往哪邊走, 等一下怎麼下坡, 因此大家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也同意執行的步驟, 接著每個人都很認命的把這件事情合力完成.

怎麼改變台式的團隊合作

重要的是打破一人領頭, 其他人跟隨的模式. 可以把能力差不多的小朋友放在一個團隊內, 沒有特別突出的”隊長”. 萬一沒辦法這樣做, 可以要求小朋友不要選出組長, 一切的細節都由大家討論. 每個小朋友資質不同, 個性不同, 一定會有講話很大聲, 意見很多的, 也有默默在一旁沒意見, 等著人家發號施令的. 讓他們有”扁平式”的合作模式, 可以讓意見很多的小朋友學習傾聽與放手主導權, 也讓很沈默的隊員學習發表意見. 美國小朋友大都意見很多, 要他們搶主導權或發表意見一點都不難. 台灣的小朋友, 可能要家長或老師在旁邊推一把, 確定小朋友是用扁平式合作模式在討論細節. 也許到他們長大後, 都不會再有機會使用這個方式, 但讓他們體驗不同的合作模式, 應該也是不錯的吧.

溝通, 妥協與負責

回頭看自己的職場經驗, 又看到美國學前教育在訓練小朋友團隊合作的方法, 我歸納出這三個攸關團隊合作成敗的重點: 溝通, 妥協與負責. 沒有一個人在前面發號施令, 或全權決定執行細節的時候, 隊員間的溝通與妥協很重要, 這是一個帶進每個隊員專業素養與經驗, 共同融合成執行計畫的過程. 既然大家討論了, 也同意了, 不但各自隊員比較願意負責到底, 萬一有不願意負責的隊員, 也可以很不留情面的直接踢掉. 美國科技業裁人不眨眼, 要是隊員都一口同聲不喜歡哪個不負責任的隊員, 要請他走路是很快的. 這樣的團隊合作模式, 適不適合台灣職場, 其實我並不清楚. 但這是強調創新, first-to-market 的團隊, 比較容易成功的合作模式. 如果你下次跟美國人開會, 覺得很不耐煩, 別忘了這是他們從小學習的合作方式. 美國教育的野心很大, 期望每個小朋友不管在私人生活或工作上, 將來都變成創新活動的一員. 尤其在科技業的美國員工, 不喜歡接收”未經討論”的指令. 他們喜歡參與指令的決策過程.

最後來看一下超級英雄怎麼開會的 XD 要快轉到一分鐘處, 因為他們是超級英雄, 只需要三十秒的會議時間, 就決定好要怎麼合作, 拿下 Steppenwolf. 這個場景非常美國, 一個演員至少有一句台詞 😎 大家都要講到話, 才算是有開到會 >:D

(最後更新 2020.02.25)